娱乐城-最大 、最信用的足球线上太阳城投注平台!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 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大陆工厂

公述民评第五场:共享单车为何不怕管不怕罚

时间:2017-11-17 20:45:53  来源:  作者:

11月17日是2017年杭州“公述民评”面对面问政活动的第五场,也是最后一场,主题是“城市精细化管理怎么精”,围绕“城市家具”如何更加人性化及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如何有序管理问题展开。

对于正在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世界名城的杭州,城市精细化管理的重要性日益凸显。这既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趋势,也是城市软实力的重要体现。毕竟,传统的粗放式城市管理方式,早已不再适合当前的时代。

无论是道路设施还是灯光美化,或是各类城市雕塑、小品、绿化、地铁站、公厕等等,每个工作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一定都有这样的感受:这些年,杭州越来越美了。但是成绩的背后依然有不足,从述评现场播放的短片和民评代表们的举牌上都可以看出,杭州的城市管理离真正的精细化,还有不短的路要走。

 

公交站台的漂亮顶棚,不遮阳不挡雨

“城市家具”遍布大街小巷,从小区里的社区服务信息亭、饮水机,到马路上的公交站牌、护栏、扶梯、果壳箱和长椅等等。

自家的家具越来越高档,人们对这些“城市家具”的外观和功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但现场播放的调查短片中,暴露出杭州的不少公共设施,存在设计不够人性化、维护保养不到位等问题。

比如上城区、下城区、江干区的一些公交站台,顶棚要么用的是透明玻璃材质,大热天候车的市民被晒得汗如雨下;要么顶棚非常细窄,根本挡不了雨。

江干区副区长范朝辉表示,自己看了片子才知道,钱江新城的部分公交站台存在这个问题。“不仅是站台,还包括周边的设施,我们会马上进行系统性排查、改进,做到美观性、功能性,甚至还有包括安全性和经济性,多种要素的协调统一。”江干区副区长范朝辉说。

其他几个区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将在全区内做一个排查。上城区副区长薛鸿翔说,自己平时出行以自行车和地铁为主,公交车相对较少,“今后我会多坐一坐,每个站点都走一走。特别是雨天,亲身体验一下,发现一个整改一个。”

从过去一个简单的铁牌子,到如今的电子站牌、带雨棚的候车亭,杭州的公交站台历经了数代进化,一代比一代高级、美观。“片子里百姓反映的问题,我觉得也是在生活更好、城市更美以后,市民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”杭州市城投集团副总经理吴晓甦说,今后城投集团在道路建设过程中会与各城区更紧密配合,让公交站台的设计更美观实用。

 

直饮水机坏了没人修,背后症结是重建设轻管理

作为旅游城市,杭州前些年在景区、路边设置了不少直饮水机,为市民游客解“燃眉之渴”。在现场曝光短片中,今年7月有市民投诉,柳浪闻莺罗马广场的直饮水机已经坏了数月无人修缮。杭州市水务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跟景区管委会也反映过,但机器是十多年前的,配件已经断货了,还在对接。但9月底,记者再次来到现场,直饮水机还是没有修好。

在述评现场,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表示直饮水机的产权单位是自来水公司,自己属于监管单位,“我们也跟产权单位沟通了几次,这个可能还得要他们来维护。”

市水务集团当天没有到场,市城投集团副总经理吴晓甦回复说,从责任划分上来说,一般情况,水表以前由我们水务集团负责建设、维护、抢修,水表之后的一般是业主单位负责,“景区这个情况,我回去马上调查。如果责任是我们的,我们一定负责把这个问题解决到位,今后也将把维护工作做到底。”

的确,“城市家具”涉及面很广,要把它们管理好,维护好,首先需要责任单位厘清职责、各司其职。市城管委副主任宋肖锋说,根据“数字城管”的采集统计,杭州的“城市家具”有114种,实际上还在不断地增加中,区域空间也互相交叉,责权有时并不清晰,很难界定。

“竣工时可能做一个大范围的移交,但某个小部件,并没明确责任主体是谁。像饮水机这个问题,从行业上来分也许可以划分到自来水;但从区域来划分,它可能又属于公园或道路的范围,又有不同的主体单位,所以在确认主体的时候,可能就会造成管理真空。”宋肖锋说。

对此,现场评论员、浙报集团资深评论员刘雪松点评道,这暴露了在城市管理中重建设、轻管理的问题,“建设的时候不能少我一块,要给我投钱去做,但管理的时候最好没有我。希望大家回去后重新思考这个问题,不能心里只有部门的存在感,没有百姓的获得感。”

共享单车野蛮生长,为何它们不怕管不怕罚

如果说对前面这些问题,现场民评代表的表态还算过得去,接下来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(共享单车)的举牌,现场则是齐刷刷的一片“不满意”。

不到1年的时间里,进入杭州的共享单车企业已不少于9家。五颜六色的自行车给短途出行提供了便利,但也挤占了道路资源和百姓的生活空间。在调查短片中,记者向各属地城管部门了解辖区内单车的投放数量,但上城区和江干区城管局的相关负责人均以未接到采访通知、在外培训等理由拒绝了采访。

 

下城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则表示,根据各公司上报的数据,下城区域内的共享单车是7万辆左右,“但我知道肯定是远远不止的。等到我说,接下来我们准备减量了,有些企业就说,不好意思我报的数字不准。”

除了准确数字难掌握,执法取证也存在困难。近几个月以来,城管部门在主城区暂扣的违规停放的共享单车达2万余辆,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前来认领并且提供资料证明,其中就包括企业对违停的最后一名骑车人进行处罚的证明。但在下城区提供的企业领车证明上,只有单车编号,没有违规停放车主的信息。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由于违停单车取证较为困难,目前还没有单车平台受到过行政处罚。

对此,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吴志荣表示,杭州从去年底开始出现共享单车,今年3、4月出现爆发式增长。“杭州也跟其他的大中城市一样,紧急商议出台加强管理的举措。因为在上位法上,对这个新生事物,确实找不到依据。”

9月底,杭州正式发布了《杭州市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(试行)》,但吴志荣说,《指导意见》的强制性与法律法规还是有差异的,所以虽有强制性的要求,但没有设置具体处罚措施。“但我们已经在着手制订企业的服务质量考核标准。考核结果会定期公布,如果单车企业服务质量不到位,可能就会影响它在杭州的经营。”

江干区副区长范朝辉也表示,对互联网单车的管理是各个区的痛点,只见流入不见流出,只有依靠交通、城管和环卫部门拖。“行政约谈,很少见效;开罚款单子,也很少理会我们。”范朝辉认为,这与各公司的总部地点不在杭州有关。“我想,接下来是不是要要求相关公司,必须在杭设立相应分支机构,以方便对接和管理。”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